賦予設計以靈魂的日本設計大師喜多俊之作品探析

摘 要:通過對日本設計大師喜多俊之作品的分析與研究,來探求現代設計除形式與功能之外的第三個關注點,為傳統與現代設計的結合提供一個可遵循的道路。從喜多俊之的設計作品入手,通過傳統材質、傳統工藝與以人為本等三個方面的作品特征,結合其實際案例來解讀喜多俊之的設計理念,分析他是如何賦予設計以靈魂的。設計中除形式與功能外,還需要在傳統與現代設計之間找到平衡點并為其注入靈魂,這樣的產品才能夠使人感覺到親近,感受到人性化所在。
關鍵字:喜多俊之;設計靈魂;傳統與現代;人性化


一、背景

20世紀50年代,戰后日本的政治和經濟都受到美國的控制和援助,在日本設計領域首先引入的是美國的工業設計體系,這個時期日本的各個方面都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此后不久,日本設計界逐漸放棄對國外產品的模仿,提倡大力發展國內優秀工藝品的設計,這使得日本的設計及制造業發展出現了一種傳統手工藝與現代工業“雙軌并行”的現象。促成這個局面的產生,基于以下三個方面的因素:一是由于戰后日本設計界將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向西方學習上,而忽視了傳統手工藝的發展,導致很多品質低下的日本手工藝制品充斥于國內外市場之中;二是由于日本受到西方工業化的沖擊導致很多傳統手工藝瀕臨失傳,使得民眾呼吁重拾傳統手工藝之聲日益高漲;三是日本的新生代設計師逐漸意識到必須將其優秀的傳統手工藝與現代產品相結合,才能夠讓日本設計走向世界。

到了20世紀60年代,在經過近十年的盲目模仿和堅持不受歡迎的“用畢即棄”理念后,日本政府重新調整了工業發展方向,制定了新的經濟計劃,對全國經濟發展提出了統籌安排,并派遣國內設計師到美國設計院校進行專業考察與交流。日本一方面在國內提倡繼承和發展傳統手工藝,另一方面繼續仰賴美國的親日政策及經濟扶持,研究及學習國際上前沿的設計風格,向國際化發展。日本政府還制定鼓勵出口的外貿政策,將本國設計與制造的產品銷往世界各地來刺激經濟的復蘇,日本的現代設計也隨之進入到一個新的飛速發展階段。日本著名設計師喜多俊之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喜多俊之是一位善于把傳統元素與現代審美相融合的設計師,他特別強調要賦予設計以“靈魂”。喜多俊之的設計實現了傳統材質與現代設計之間的結合,并將傳統工藝自然地融入現代設計中,在設計與制作產品時始終強調以人為本的理念,同時將制作者的感情注入產品,使之擁有“人性化”的特征,讓現代人能夠更好地欣賞到日本傳統的工藝之美。

二、喜多俊之簡介

圖1 喜多俊之(1942~)

喜多俊之(1942~,圖1),生于大阪府,日本國寶級工業設計師,被譽為最歐洲的日本設計大師,“IDK設計研究所”株式會社社長。1964年(22歲)畢業于浪速短期大學(現大阪藝術大學前身)工業設計專業,曾工作于大阪鋁制品公司。20世紀60年代末將其設計業務從日本拓展到意大利,1969年(27歲)在意大利米蘭和日本開展設計、研發與制造活動,在國際上致力于產品、家具、環境等設計領域,[1]并于1975年(33歲)獲得日本室內設計師協會(JID)獎。1981年(39歲)其作品“溫克”椅子(WINK)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列為永久收藏。1983(41歲)獲得美國產品設計協會獎,1984年(42歲)作品“科克”桌(KICK)再次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列為永久收藏,1990年(48歲)在西班牙獲得“黃金三角洲”(Delta de Oro)金獎。1992年(50歲)擔任塞維利亞世界博覽會日本展館回轉劇場注1的內部裝修及家具設計。1997年(55歲)作品“多語種椅子”(Multi Lingual Chair)被選送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及蓬皮杜文化藝術中心作為永久收藏。2000年(58歲)在意大利舉辦個展。2003年(61歲)其設計的液晶電視夏普“阿奎斯”(AQUOS)獲得日本“好設計”(Good Design)金獎。2010年(68歲)喜多俊之簽約位于順德北滘的廣東工業設計城,這是他在華設立的首個工業設計咨詢服務機構。

喜多俊之認為一件產品包含了材料配件、制造工藝與制作者技能等多種信息,當全部去除這些要素時,剩下的就是造物者的信念及灌注于作品的靈魂。[2]喜多俊之習慣將自己的設計方案記載并保留下來,再次設計時拿出以前的方案作為參考,以啟迪新的設計思維。喜多俊之堅持自己的設計風格,特別關注生活方式與世界環境的改變、人與自然的平衡以及設計的可持續發展,并由始至終將這種思維體現在他的作品中。

三、喜多俊之作品探析

意大利哲學家喬爾丹諾·布魯諾注2(Giordano Bruno,1548~1600)曾經說過,“靈魂之美勝過身體之美”。喜多俊之的設計實現了傳統材質與現代設計之間的平衡,在各項要素之間找到平衡點,處理好了材質與設計之間的關系。他巧妙地將傳統工藝融入現代設計之中,讓現代人能夠欣賞到傳統的美,在設計上忠于“人性”特征與現代設計的契合,將制作者的感情注入到產品中,使之擁有“人性化”的品質,令消費者體會到設計作品的情感所在。

(一)實現傳統材質與現代設計之平衡
喜多俊之認為設計是一個在各項要素之間找到平衡點的工作,要考慮消費者的情感、審美以及經濟能力等。例如一個玻璃杯的設計,在滿足盛水這個基本的功能外,美觀性要足夠,材料還要安全、環保,同時價格又不能太貴。1968年(26歲)左右,喜多俊之邂逅了日本“美濃和紙”的紙匠大師古田行三,并與之探索美濃和紙的耐熱性、透光性等性能,嘗試以美濃和紙這種純天然纖維材料取代現代化學紙漿來做燈具。1971年,他首次將日本傳統的手抄紙“美濃和紙”作為燈罩,為日本品牌“上品生活”(stile LIFE) 設計了 “凧(風箏)”(TAKO)燈具,同年引入意大利市場并大獲成功,這在那時塑料全盛的時期是一個大膽的嘗試。[3]“凧”燈采用傳統材質為元素,依此來營造一種簡約主義的風格特征。美濃和紙具有優異的特性,它不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泛黃、發生質變,且紙質強韌、纖維均勻。在試驗中,喜多俊之發現美濃和紙有一個缺點,就是透光性相對較弱,燈光照射到和紙上時,亮度達不到理想效果。喜多俊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便請古田行三將紙中央圓形受光面的厚度減少了一半,這樣便解決了光線昏暗的問題。而后喜多俊之又發現,如果只有一個圓環為光照中心,就會出現有燈光的地方光線特別強,而離光線較遠的地方就會變得陰暗。如果制作四個相同的圓環為光照面的話,光線仿佛有了生命般在紙中纖維的連接下“流動”起來,可以呈現出不一樣的風情,氣氛會更加豐富,遂又請古田將大小相同的圓形受光面增加到四個(見圖2)。這件作品一經推向市場便大獲成功,也為喜多俊之積累了相當多的人氣。

圖2 “凧”(TAKO)燈,1971年
stile LIFE (日本)

喜多俊之逆潮流而上,隨后又以美濃和紙為材料設計制作了“京”(KYO)臺燈(圖3)。此時喜多俊之已經很熟練地將和紙作為燈罩應用到設計中。如何在制作時能夠均勻地呈現出褶皺,喜多俊之在多次試驗后發現要先做出圓形或半月形的框,將和紙嵌進去,平放后從正上方按壓后才會形成。他并沒有刻意地去制作褶皺,而是自然地利用這種手工和紙特有的輕柔、堅韌的性質,根據燈具在裝箱時需要壓縮折疊時而隨機產生的紋理與線條,展示和紙本來的面目,使得燈具有一種細膩的古典美感,體現東西方結合的風韻,也更加淋漓盡致地詮釋了東方哲學的意蘊。這正是喜多俊之作品中所體現的傳統材質與現代設計之間的平衡。

圖3 “京”(KYO)燈具,1971年
stile LIFE (日本)

(二)促進傳統工藝與現代設計之融合
喜多俊之覺得日本的傳統手工藝是匠師與物品心心相通、融入了人的靈魂的藝術。[4]上世紀70年代起,我們就可以在他的作品里窺見日本傳統手工藝的影子,他潛心研究日本瀕臨沒落及失傳的傳統手工藝技術并將之巧妙地融入其作品。[5]喜多俊之對日本傳統的瓷器、木工等傳統手工藝十分關注,特別是付出了大量精力在“漆細工”之中,制作出了很多值得回味的產品,“漆細工”即漆器的精細制作。日本石川縣輪島市以盛產“輪島涂”(輪島漆器)而聞名日本?,F代工業化生產強烈地沖擊日本民眾一向信仰的傳統手工藝技術,很多傳統的家族企業倒閉破產,輪島漆器制造業也在此背景下變得越來越萎靡不振。喜多俊之為了幫助逐漸衰退的輪島漆器開拓新的道路,決定從傳統工藝上入手。漆器的制作過程是以徹底分工的方式進行的,大致分為制作木胚、涂漆、研磨、細部裝飾等流程,直到完成一個成品約需半年時間。他從制胚開始做起,每一步都緊緊遵守傳統工藝進行。在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大量走訪和學習后,為設在輪島市的漆制品標桿企業——大向高州堂設計并完成了一套漆器,并命名為珍藏“喜多”(KITA)系列(圖4)。

圖4 “喜多 ”(KITA)系列漆器,1986年
大向高洲堂(日本)

2005年(63歲),喜多俊之在參觀德國法蘭克福展覽會時發現了日本神奈川縣小原田的拼木工藝。拼木是將各種天然色彩的木材重新疊加并拼合而成,視覺上類似于馬賽克的效果,然后再采用傳統工藝制作成各種產品。喜多俊之了解到,跟輪島漆器一樣,拼木工藝也在當今工業化制約下而舉步維艱。因此他認真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如何促進傳統工藝與當代設計之間的融合,如何與現代商業發生關系。在進行充分的調研與學習后,喜多俊之決定充分利用傳統工藝的精華,結合現代設計之手法,在不改變傳統制作方法的同時,賦予拼木工藝品適用于現代人使用的功能與造型,最大化地將傳統工藝技術與現代設計相融合,利用大色塊圖樣制作了一套拼木盆與茶罐(圖5),并在2007年在米蘭個人展覽中展出。喜多俊之很好地傳承了傳統文化的精華,又不失創新且與時代同步。

圖5 拼木工藝,2007年
米蘭個人展

(三)忠于以人為本與現代設計之契合
以人為本即設計人性化的表達方式就在于以有形的“物質態”去反映和承載無形的“精神態”。[6]喜多俊之認為好的產品需要被賦予“靈魂”,理當從人本位的角度考慮,綜合各項要素的影響,使設計更好地服務于人。日本設計師金子修也覺得“設計”就是“意匠”,“意”是由“音”字和“心”字組合而成,就是用心去傾聽萬物之音;“匠”是“工”字和“斤”字的組合,就是器材箱里的工具。因此,設計就是匠心,就是用心凝聽萬物的聲音后,再利用器材去為使用者設計一個人性化的用具。[7]

圖6 “溫克”(WINK)椅,1980年
CASSINA(意大利)

喜多俊之在設計“溫克”(WINK)椅子(圖6)時洞察到,一把椅子不僅僅要具備能夠使人入坐、外觀吸引人等要素,還要賦予它有趣的靈魂,給予它“人性”。他從人性化的角度去克服人們在使用器具時冷冰冰的情感體驗,在細節的處理上讓人能夠有一個良好的感受。喜多俊之還認為產品的名字很重要,就像人一樣,一個有趣的名稱就能夠讓人感受到喜悅,所以在深思熟慮、結合椅子的形態等因素之后,喜多俊之為它命名為“溫克”(WINK)?!癢ink”本來是一個英文單詞,為“眨眼”的意思?!皽乜恕币巫佑兄浑p大耳朵,如同米老鼠的耳朵般可愛。椅子的側面造型猶如一跪坐于地的女子側影,人坐于其中如同依偎于慈母的懷抱,這種情感關懷直觸使用者的心靈。[8]你還可以仰面依靠在它身上,并舒暢地伸展雙腿,兩只耳朵可以根據需要前后翻折,座椅布面還可拆卸,方便日常清潔。1984年,同樣可愛的桌子——“科克”桌(KICK)(圖7)誕生了,“科克”桌是為了與“溫克”(WINK)椅配套設計的。喜多俊之最初在設計它時頭腦里始終在想,怎么才能夠讓桌子更“聽話”,使用起來更加方便,甚至成為使用者家中的“寵物”呢?這種想法至始至終貫穿于“科克”桌的設計之中。喜多俊之為它取名為“KICK”,是因為它腳部兩顆靈巧的輪子能夠以另外一條椅子腿為支點進行旋轉,任由使用者踢來踢去,這樣的話它就可以很方便地隨你“走”到家中的每個角落,像心愛的寵物般那樣可愛。桌子采用氣壓升降的技術,可根據使用者的需要升高或降低,實用性又大大增強。

圖7 “科克”(KICK)桌,1983年
CASSINA(意大利)

2001年(59歲),喜多俊之為日本夏普(SHARP)公司設計了“阿奎斯”(AQUOS)系列液晶電視(圖8)并大獲成功。2003年夏普公司又憑借“阿奎斯”博得美國“艾美獎”(Emmy Awards)注3。喜多俊之在設計之初,考慮到以往的液晶屏幕讓人感覺到冰冷堅硬、毫無感情,這樣并不利于消費者的情感體驗。為了改變電視呆板生硬的視覺形象,他巧妙地為“阿奎斯”添加了“表情”,他將兩個電視揚聲器分別置于屏幕下方,并輔以柔和的曲線與電視外框融為一體,溫和卻又不失棱角,這樣看起來好像“阿奎斯”在沖著觀眾微笑,使人體會俏皮和溫暖的感受。除此之外,喜多俊之還增添了電視開、關機的畫面,即在電視打開和關閉時的一瞬間,都會出現親切的過渡畫面,這一設計細節深受消費者喜愛,進一步拉近了人與物之間心靈的距離,使得電視不再是一個僅僅接收視聽訊息的現代工具,而是擁有了讓使用者感到溫暖的“人性”關懷。

圖8 “阿奎斯”(AQUOS)液晶電視,2001年
夏普SHARP(日本)

結語

喜多俊之作為日本國寶級工業設計師,在設計的兩個基本關鍵詞“形式”和“功能”之外,又加入“靈魂”,他常常在不同場合提出一個設計師想要設計出讓人喜愛的產品,就需要賦予設計以靈魂。喜多俊之也是一名“環保設計”的積極倡導者,他的作品大量采用自然的傳統材料進行制作。而作為一位工業設計從業者,尤其是作為知名設計大師,他大膽地將傳統材質、工藝與現代設計相結合,并賦予其“人性化”特征,發揚和繼承傳統工藝。喜多俊之在設計中堅持不懈地追求“靈魂”這一要素,每件作品都精益求精,力求將傳統與現代完美地相融合,而他的設計之路也正是日本工業設計走向輝煌的歷史寫照。

喜多俊之的工業設計作品強調“靈魂”,通過自己對傳統工藝的全面把握和理解,以賦予產品精神內涵為出發點,考慮人們的使用習慣和感受,對每一處細節精心設計,運用有形的物質材料來表達無形的精神意涵,突出產品的內在文化性。運用傳統材質、工藝與現代設計結合的手法,關注消費者的原始需求,喚醒使用者的情感體驗,讓其感受到幸福,又提高了工業設計的審美價值,進一步完善了其內在理念。


注釋

注1:塞維利亞世界博覽會日本展館內的劇場,是在機械控制下可進行角度變化的旋轉劇場。
注2:喬爾丹諾·布魯諾,意大利思想家、自然科學家、哲學家和文學家。他勇敢地捍衛和發展了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并把它傳遍歐洲,被世人譽為是反教會、反經院哲學的戰士,是捍衛真理的殉道者。
注3:艾美獎(Emmy Awards)是美國電視界的最高獎項,地位如同奧斯卡獎于電影界和格萊美獎于音樂界一樣重要。國際艾美獎的宗旨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制作或播映,高質量電視節目都應該得到全行業認可。

參考文獻

[1]曹祥哲.走進喜多俊之的產品設計世界[J].設計,2013(06):154-155.
[2][日]喜多俊之.給設計以靈魂[M].郭菀琪.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12:12-13.
[3]李堯嶷.手工品性給予現代設計以靈魂[J].美與時代(上),2015(11):45-47.
[4]劉蕊.喜多俊之:設計是賦予物品以靈魂[J].設計,2011(02):90-93.
[5]李攀.喜多俊之:喜悅的“設計之魂”[J].21世紀商業評論,2007(05):123-126.
[6]陳鴻俊.道是無“情”卻有“情”──設計“人性化”探微[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2001(04):70-77.
[7]李佩玲,黃亞紀.日本の手感設計[M].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2011:16.
[8]王星偉.幸福產業的締造者——喜多俊之及其設計思想[J].大眾文藝,2017(18):48-49.


作者
王 真王 真1 吳 衛2
(湖南師范大學 美術學院,湖南 長沙410012)
簡介
王真(1993~),男,河南安陽人,2017年畢業于信陽師范學院美術與設計學院,現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17級碩士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湖南師范大學二里半校區研究生一舍,410006。TEL:15674960702。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F為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湖南省設協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F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


Analysis of the works of Japanese design master Toshiyuki KITA who endows design with the soul
WANG Zhen1.WU Wei2
(Hunan Normal University,Academy of Fine Arts,Changsha 410012, Hunan, China)

Abstract:Based on the analysis and research on the works of Japanese designer Toshiyuki KITA, this paper mainly seeks a third concern of modern design apart from its form and function, with the purpose of providing a path for the combination of traditional design and modern one to follow. Concentrating on how Toshiyuki KITA endows design with the soul, this article interprets his design concep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practical cases, which has been done from three aspects, namely traditional materials, traditional techniques and the people-oriented concept. Accordingly, this analysis reveals that in addition to the form and the function, what should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in design is the balance betwee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Besides, only by ensouling the design can the works make people feel close as well as experience humanization.

Key Words: Toshiyuki KITA; The Soul of Desig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Humanization


文章已發表在《設計》雜志2019年01期